• <rt id="awe6j"></rt>
  • <pre id="awe6j"></pre>
    <ruby id="awe6j"><big id="awe6j"></big></ruby>
    1. <rp id="awe6j"><strike id="awe6j"><sub id="awe6j"></sub></strike></rp>
      1. <nav id="awe6j"></nav>

      2. <ruby id="awe6j"><b id="awe6j"><tr id="awe6j"></tr></b></ruby><thead id="awe6j"><dd id="awe6j"><input id="awe6j"></input></dd></thead>

        <table id="awe6j"><strong id="awe6j"></strong></table>
      3. 中國政府網 | 重慶市人民政府網 無障礙| 登錄 | 注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政務公開>財政動態>財經視點

        ?重慶日報|守住“飯碗田”——重慶筑牢“三條底線”系列報道之二

        日期: 2022-07-19 來源:重慶日報

        民非谷不食,谷非地不生。

        重慶有著獨特的地形地貌,山地丘陵占比九成多,如何守護好耕地這個糧食生產的命根子,落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夯實穩糧底氣,是一個重大挑戰。

        近年來,重慶落實耕地保護黨政同責,嚴格糧食安全行政首長責任制考核,加大對耕地保護的財政支持力度,積極開展高標準農田建設、撂荒地復墾復種、持續開展酸化土壤改良……一系列“長牙齒”的耕地保護硬措施落地落實,讓重慶堅決保住了賴以生存的“飯碗田”。

        保數量

        做增量和控減量并舉

        耕地,農業發展之基,農民安身之本。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耕地保護和節約集約利用資源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黨中央、國務院就落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和最嚴格的節約用地制度作出部署安排,嚴守18億畝耕地紅線。

        保護耕地,首要任務就是保耕地數量,做增量、控減量,耕地數量才能穩起來,糧食生產才能好起來。

        7月5日,石柱土家族自治縣南賓街道紅星村,層層疊疊的梯田盡收眼底,水稻長勢喜人。

        可曾想到:一年前,這里還是雜草叢生、無人問津的撂荒地。

        “由于土地田塊零碎分散,加上越來越多的農村青壯年選擇進城務工,耕地沒有足夠的勞動力耕種,導致土地荒蕪。”石柱縣土地整治儲備中心主任徐亞娜介紹,去年縣里啟動了紅星村農田建設項目,該村僅黑豹寨一個區域就治理成型適宜耕種水田79塊,產生新增耕地17.12畝、新增水田15.89畝。

        紅星村的情況,在山城重慶并不鮮見。市農業農村委農田建設處處長莫建兵表示,要“喚醒”沉睡的撂荒地,最重要的就是對廢棄地、低效地、邊角地進行整治,解決鄉村耕地碎片化、空間布局無序化、生態質量退化的現狀,從而激發出農民種地的熱情。

        耕地整治后,紅星村的村民提高了種植水稻的積極性,并且還規模化種植——今年,涂溪農業專業合作社新增流轉土地200畝,這些撂荒地如今已種滿了水稻。

        在市級層面,市里出臺《加強耕地撂荒排查整治利用工作方案》,對全市撂荒一年以上的耕地情況開展全面排查,摸清底數后制定統籌利用撂荒地的具體方案,比如對10畝以上集中連片的撂荒地落實鄉鎮長包片責任制,掛圖作戰,引導復耕復種。

        “喚醒”撂荒地的同時,也要為土壤“看病”,讓耕地恢復活力。重慶現有耕地面積2805萬畝,但部分土壤酸化程度較重,導致作物宜種性變窄、肥效降低、病害加重,個別地塊甚至絕收。

        南川區金山鎮金獅村水稻種植大戶婁必強就因此吃了不少虧。2020年,婁必強返鄉回家流轉了200畝土地種植水稻、高粱等糧油作物,沒想到由于土壤酸化嚴重,作物產量不高。去年,當地農技推廣中心指導婁必強進行土壤改良后,其種植的糧油作物獲得了豐收,促進了耕地持續利用。

        目前,重慶已推廣運用5大類20余種土壤改良劑,形成了《酸化土壤改良技術規范》地方標準,累計開展酸化土壤改良推廣面積213.9萬畝。今年,為牢牢守住耕地紅線,重慶又全面啟動了酸化土壤改良攻關與示范,市財政投入1800萬元開展酸化土壤改良示范9萬畝。“我們將籌集資金,支持進一步擴大酸化土壤的改良范圍,確保耕地數量不降低。”市財政局農業處處長李琦介紹。

        提質量

        每年投數十億元建高標準農田

        對土地分散零碎、質量不高的重慶而言,不僅要保數量,更要提質量,高標準農田建設就是提高耕地質量的一劑良方。

        位于渝東北的開州,地形大體為“六山三丘一分壩”,耕地小而散,生產效率效益低。早在10多年前,開州已啟動高標準農田建設,但效果卻不盡如人意。

        “究其原因是建設投入不夠。”開州區委農業農村工委委員嚴定燦介紹,投入資金偏低導致建出來的高標準農田存在改田沒改路、改路沒改田,或是缺少灌排渠基礎設施等“短板”。

        在重慶不少區縣,投入不高已成為了高標準農田建設的最大“瓶頸”。為了補上資金缺口,一些地方開始想辦法。

        以開州為例,該區采取了“先建后補”的方式,按“自愿申報、自主建設、先建后補”原則撬動社會資本參與,每畝最高可獲得1500元補助,以此提升高標準農田建設標準。

        好政策吸引了社會資金,今年初重慶五稻農業開發有限公司投入1000萬余元,在南雅鎮流轉土地7000余畝,其中在烏龍村和新全村的2100畝土地,按“大改小,坡改緩,彎改直”等要求啟動高標準農田建設工作。“按照‘先建后補’原則,這2100畝高標準農田將獲得315萬元的政策補貼。”該公司負責人吳明香介紹。

        在全市層面,越來越多的資金也正源源不斷地“匯入”。

        “常規渠道方面,我們每年安排近25億元農田建設補助資金支持新建高標準農田;在此基礎上,我們擬通過發行地方政府專項債為丘陵山區高標準農田改造提升項目提供資金保障。”市財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十四五”期間市財政將籌集86億元改造提升202萬畝高標準農田,使每畝高標準農田投入資金達到4240元,逐年建設一批“宜機宜耕、能排能灌、高產穩產、旱澇保收”的現代糧油產業示范區。

        整治后的高標準農田,會產生一些新增耕地,這開辟了新的資金投入渠道。今年5月,依托重慶農村土地交易所線上交易平臺,重慶高標準農田新增耕地指標首次成功交易:永川以每畝75043元,成交新增耕地343畝,交易總額達2574萬元。這一反哺機制變新增耕地資源為有效資產,實現高標準農田從“花錢”向“生錢”轉變。

        去年重慶18個區縣啟動18萬畝“千年良田”高標準農田建設試點,預計產生新增耕地1.47萬畝,將產生約11億元的新增耕地收益,為高標準農田建設提供新的資金來源。

        增效率

        推動農業機械化帶來好收成

        高標準農田的第一條建設要求是適應機械化作業。農業機械化是現代山地特色高效農業的基本要求,但重慶耕地小而散、窄而陡,使農業機械化推廣面臨不少困難。

        如何在“巴掌田”上推廣農業機械化?

        “主要靠大力研發推廣適用農機。”市農業農村委農機化處處長邱寧表示,即充分發揮政策效益,推動農業機械化向全程全面高質高效轉型升級。

        市財政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我們每年安排1億元資金補貼農機購置,對耕整地機械、種植施肥機械等21個大類42個小類108個品目的農機予以購置補貼,大力推廣先進適用農機,加快提高農機裝備水平。”

        去年市農業農村委聯合市財政局制定了《重慶市2021—2023年農機購置補貼實施方案》,將適宜丘陵山區地形地貌特點及農業產業發展亟需的農機新產品、通過專項鑒定的產品、植保無人飛機購置納入補貼范圍,同時選擇先進適用、綠色智能、大中型、復式作業機具不超過10個品目的產品,將其補貼額測算比例提高至35%。

        重慶圓桂農機股份合作社理事長周元貴便是這股金融“活水”的受益者之一。6月29日,在其合作社的標準化農機庫棚內,記者看到了各式各樣的農機設備。“購買10多萬元的拖拉機,可以獲得20%—25%的農機購置補貼,算下來一臺農機可以省下2萬多元。”周元貴介紹,這幾年他購買了10余臺耕作機、收割機、插秧機,獲得的購機補貼超過20萬元。正是這樣的補貼政策,讓他可以從容地購置更多的農機,為更多農戶提供社會化服務。

        另一方面,在財政支持下,市級相關部門和企業,也在加大研究力度并取得了一些成效。

        重慶鑫源農機公司是重慶本地最大的農機生產商之一,其負責人丁河明介紹,圍繞農作物耕、種、收,他們開發了適合丘陵山區的農機裝備數十臺(套),尤其是近年新研發的半自動履帶式拖拉機、稻麥聯合收割機等,解決了土地翻耕后高低不平、農機收割浪費等問題,受到市場歡迎。目前重慶油菜耕種收已篩選出適合的機具;小麥、高粱采取凈作模式,可實現全程機械化生產。

        萬物土中生,有土斯有糧。在這片充滿希望的田野上,重慶正努力讓每一寸耕地都成為豐收的沃土。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老熟妇厨房乱子伦系列视频